首页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研究成果 >
杨善洲精神与美丽云南建设
作者:姚天祥??浏览:??字体: ??来源:杨善洲精神研究会

  

? ? ? ? 绪 ?论
  杨善洲精神与美丽云南建设

?

  “美丽云南,不仅美在风景,更美在人的心灵;不仅美在自然,更美在和谐,美在民生,美在幸福”。杨善洲一生心系大地、尊重自然,坚守信念、淡泊名利、无私奉献、清正廉洁,求真务实、艰苦奋斗、勤俭节约,以人为本、关注民生幸福。他以其可贵的思想品格、崇高的精神境界和公仆本色、百姓情怀,为美丽云南建设提供了绿色引领、精神坐标、道德维度的支撑和实践路径,向人们传递了求真、向善、尚美的正能量。

  一、杨善洲是生态文明建设的排头兵

  美丽云南,美在风景,美在自然。2013年的全国“两会”上,秦光荣书记指出,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云南最宝贵的资源、最明显的优势、最靓丽的名片,也是云南后发赶超的最大潜力。云南的空气是纯净的、水是清澈的、山是翠绿的、生物是多样的,我们必须倍加珍惜云南良好的生态环境和资源禀赋,切实保护好、发展好云南各族人民赖以生存的美好家园。一定要倍加珍惜良好的生态环境,以对国家、对人民、对子孙后代高度负责的态度,加快推进“美丽云南”建设,争当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排头兵,努力绽放“美丽中国”最美的风景。

  杨善洲一生心系大地、尊重自然、关爱生命,积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为人与自然的和谐、为美丽云南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上世纪80年代,杨善洲就反对群众随便毁林开荒,他常说:“若要山区富,多种茶和树。”退休后,杨善洲选择到大亮山植树造林。他说:“如果我们谁也不想去造林,再过十几年,几十年,连烧柴也找不到了,等到山穷水尽,到那时,人都活不成了。”大亮山位于保山市施甸县城东南约50公里,平均海拔2209.4米。上世纪70年代,由于大规模的毁林开荒,原本翠绿的大亮山山秃水枯,生态遭到极大破坏,山间溪流逐年减少乃至枯竭,当地农民饮水大多要到几公里外的地方人挑马驮。杨善洲在大亮山一干就是22年,他带领群众造林5.6万亩,建起了茶园700多亩。如今的大亮山,80个大山头、180个小山头全都被郁郁葱葱的森林覆盖,多年绝迹的飞禽走兽滋生繁育,当地生态环境显着改善、美不胜收。2009年至2010年期间,保山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特大干旱,大亮山周边群众家里却依然流淌着来自大山深处的清泉。杨善洲生前多次受到表彰奖励,曾先后被评为省、市优秀共产党员、造林绿化先进个人,被授予“全国十大绿化标兵提名奖”、“全国绿化奖章”等荣誉称号。杨善洲倾心于人与自然和社会动态平衡、和谐共生美丽家园的实践,为美丽云南建设提供了绿色引领。

  加快生态文明建设、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保障和内容,也是美丽云南建设的重要标志和题中之义。依据生态系统论的观点,在“人——社会——自然”复合生态系统中,各种事物相互联系、相互作用。人和自然是一个整体,破坏任何一个生态链条都会带来灾难。要维持整个系统的可持续发展,首先就要树立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观念,自觉维护生态平衡,实现人与自然的相互依存、和睦相处。由于特殊的地理条件、气候条件和特殊的地质构造,云南的生态系统具有脆弱性,存在一些薄弱环节,是中国遭受自然灾害影响最为严重的省份之一,自古便有“无灾不成年”之说。近年更是地震频发,接连大旱。因而,在美丽云南建设中,我们要像杨善洲那样,心系大地、尊重自然、尊重生命,时刻考虑自然条件和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千方百计保护生态环境、维护生态平衡。这对于我们树立正确的生态价值取向,建立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提高全民节约意识、环保意识、生态意识,营造尊重自然、热爱自然、善待自然的良好风气,最终实现经济社会的永续发展,走向美丽云南生态文明新时代,具有十分重要的示范意义。

  二、杨善洲精神为美丽心灵的塑造提供了精神坐标

  精神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生存的根基。伟大的时******育伟大的精神,伟大的精神引领着时代不断向前发展。伟大的精神可以感化人、教育人,也能鼓舞人、塑造人。“美丽云南,不仅美在风景,更美在人的心灵”。杨善洲做的一桩桩、一件件感人的事并非惊天动地,但一做就是一辈子。杨善洲精神为人们美丽心灵的塑造提供了精神坐标,美丽云南尤其需要和呼唤杨善洲精神。杨善洲精神的弘扬和传播,有利于凝聚党心民心、净化社会风气、推动社会进步,加快美丽云南建设。

  杨善洲始终淡泊名利,正确对待权力与金钱,清廉自守,鞠躬尽瘁,保持着平民干部本色。杨善洲担任了多年的领导干部,但他绝不允许对家人有半点特殊和照顾,即使政策允许也不行。组织上曾提出把他家人转为城镇户口,他多次谢绝,他说:“身为领导干部,我应该带个好头。我相信我们的农村能建设好,我们全家都乐意和8亿农民同甘共苦建设家乡。”杨善洲说过,“一分钱的东西也不能要,这是原则问题”。他从不利用职权揩国家的油,占公家的便宜。有时因私事请假回家,都是买客车票。退休后,杨善洲认为“造林绿化荒山,对全县有利,对当地人民群众生产生活有利。”在艰难的条件下,他带领干部群众建成了7万余亩的林场,活立木蓄积量价值超过3亿元,最后无偿捐献给国家。杨善洲代表了与人民群众患难与共、同舟共济,清正廉洁的共产党员和党的领导干部。

  杨善洲崇尚艰苦奋斗、勤俭节约。虽然26岁就担任了县级领导,直到地委书记退休,但他始终穿着朴素如农民、言行举止朴实如农民、待遇规格普通如农民,直到逝世前,他一直是一副“农民”模样,没有一样改变了农民本色,始终保持着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作风。“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像杨善洲那样,积极倡导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对于当前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开展、俭约云南建设,等等,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以杨善洲为精神坐标,有利于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始终保持谦虚谨慎、奋发进取的精神状态,牢记“两个务必”,戒骄戒躁、再接再厉,团结带领人民群众艰苦创业、不懈奋斗;有利于各级领导干部自觉养成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生活习惯,陶冶高尚道德情操,培养健康生活情趣,带头反对铺张浪费和奢靡之风,永葆共产党人政治本色。

  伟大的精神可以纯洁心灵、洗涤思想,可以升华境界、锻铸脊梁。杨善洲以崇高的精神境界和高尚的道德情操,影响着社会风气,发挥了精神引领的作用。2011年,杨善洲荣获“感动中国十大人物”称号,组委员会授予杨善洲的颁奖辞为:“绿了荒山,白了头发,他志在造福百姓;老骥伏枥,意气风发,他心向未来。清廉,自上任时起;奉献,直到最后一天。六十年里的一切作为,就是为了不辜负人民的期望。”杨善洲精神像一缕清风涤荡、震撼着人们的灵魂,使人们感受到了精神的力量。杨善洲的先进事迹和崇高精神之所以在全社会引起了如此广泛而强烈的反响,其原因在于体现了时代的客观要求和人民的追求与期盼,意味着我们这个时代和人民对这种精神的渴望与认同。美丽云南建设首先需要美丽心灵的塑造,杨善洲为我们提供了精神坐标,需要我们大力宣传、学习和弘扬。

  三、杨善洲精神为建设和谐云南提供了道德支撑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不仅需要雄厚的物质基础和坚强的政治保障,而且需要坚实有力的思想道德支撑。我国改革发展正处于关键时期,社会生活也在发生深刻的历史变革,社会价值取向日趋多样化,尤其需要道德楷模的树立和道德维度的支撑。杨善洲身上既继承了中华优秀传统道德,也集中体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要求,为我们建设和谐云南,创造和谐之美提供了道德维度的支撑。

  首先,杨善洲一生坚守信念、淡泊名利、止于至善,是美丽云南建设人与自身和谐的典范。人是和谐社会建设的主体。人自身的和谐,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基础。实现自身的和谐,就要向杨善洲那样,坚定理想信念,确立完善自我人生的价值追求;注重道德修养,弘扬传统美德;坚持社会主义荣辱观,树立良好道德风尚;把崇高的事业追求与脚踏实地的行动结合起来,把美好的愿望与现实的可能性结合起来,最大限度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为美丽云南、和谐云南建设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其次,杨善洲感恩人民、无私奉献、诚实守信,是美丽云南建设人与人和谐的典范。社会是由人构成的,人与人之间总会发生这样或者那样的社会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和睦相处是社会文明的重要标志,也是社会稳定发展的基础。感恩人民、无私奉献,杨善洲时时处处以实际行动,践行着人与人之间的和谐。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交往愈加频繁,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尤其重要。未来社会“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人与人构成“自由人的联合体”。这是一种理想,也是当前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更是美丽云南建设社会和谐的重要价值取向和目标。十八大报告指出:“一些领域存在道德失范、诚信缺失现象……对这些困难和问题,我们必须高度重视,进一步认真加以解决”。美丽云南建设需要大力弘扬杨善洲精神,进一步加强公民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和家庭美德教育,进一步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和谐。

  再次,杨善洲以人为本、坚持发展、维护公正,是美丽云南建设人与社会和谐的典范。社会是由人组成的,人不但有自然属性,还具有社会属性。人与社会之间的和谐是美丽云南建设社会和谐的重要标志。杨善洲精神弘扬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体现了时代精神,发挥了缓解社会矛盾、融洽人际关系、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作用。十八大报告强调“坚持以人为本、执政为民,始终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人民群众利益的实现程度决定着和谐社会的实现程度,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群众利益,是美丽云南和谐社会建设的重要内容和重要目标。当前,正在深入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是美丽云南建设的重要步骤。在具体践行的过程当中,关键在于以人为本,始终维护群众利益。这是我们一切工作和一切政策、措施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同时,要实现美丽云南人与社会的和谐,需要发挥杨善洲的典型示范作用,积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一方面加强制度建设和保障,严格坚持按制度办事,另一方面,进一步弘扬杨善洲精神,以强大的道德力量感染人、引导人、鼓舞人,努力促成“促进和谐人人有责、和谐社会人人共享”的局面。

  最后,杨善洲心系大地、尊重自然、关爱生命,是美丽云南建设人与自然和谐的典范。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保障,属于和谐社会建设的显着标志。杨善洲身体力行,积极推进生态建设,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了科学发展观,为人与自然和谐做出了很好的诠释。十八大报告指出,“面对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严峻形势,必须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持续发展”。建设“美丽云南”,实现七彩“云南梦”,需要像杨善洲那样心系大地、尊重自然、关爱生命,一方面加强生态文明理念的培养和建设,另一方面采取具体的对策措施,积极为人们的生产生活创造良好的自然环境,不断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

  四、杨善洲为幸福云南建设探索了实践路径

  民生,是美丽生活的基本物质保障;幸福,是一种主观感受,但也是对客观现实的主观反映。马克思主义美学历来关注从人们的衣食住行等基本的物质、精神生活中探讨美的意义,追寻幸福的源泉。以人为本、关注民生,让人民群众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一直都是我们党的工作重心。杨善洲在担任领导干部期间,始终以亲民为民的公仆情怀,坚持以人为本、关注民生,以他37年的工作历程奔走在“三农”一线,为幸福云南建设探索了实践路径。

  以人为本,是和谐云南、幸福云南建设的价值支撑。杨善洲长期担任领导干部,在实际工作中,他始终遵循以人为本的价值原则和价值目标,把维护群众根本利益作为最高价值标准。以人为本,就是说人是发展之本,是发展的目的和标准。以人为本的“人”,不是指部分人,是广大的人民群众;“本”则是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杨善洲积极发展农业,促进粮食增产,长期不懈致力于提高当地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他经常告诫当地干部:“我们是党的干部,如果老百姓饿肚子,我们就失职了。”为提高亩产解决群众温饱,他亲自试验“三岔九垄”插秧法。直到现在,保山当地群众插秧还沿用这个方法。杨善洲担任领导干部30多年,很少呆在机关,经常戴草帽,穿草鞋,随身带着锄头、镰刀等农具下乡,调查了解群众疾苦,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切实维护群众利益。他遇着插秧就插秧,碰到收稻就收稻,地里的草长高了就锄几把;看到年轻人做石活,就去作示范;看到有人给牲口钉掌,就去帮忙端马脚。田间地头留下了他参加劳动、发展生产的串串足迹,农舍庭院回荡着他访贫问苦、促膝谈心的亲切话语。对群众生产生活中的困难,他感同身受;对群众的需要和意愿,他心知肚明。当地流传着许多“地(县)委书记被当成农民”的故事,群众亲切地称他草鞋书记、农民书记、粮食书记、种树书记……杨善洲的工作思路、工作方法是典型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和支持。杨善洲曾说过:“领导上前线亲自带着干,这是无声的命令、最有效的指挥。”他临终前留下遗愿:“继续种树,管好林场,把收益分给群众,不让群众吃亏。”杨善洲是那个年代以人为本、坚持发展,与人民群众患难与共、同舟共济的领导干部的典型代表,也是幸福云南建设的典范。

  在一定社会经济条件下,幸福具有共性,是可以衡量和评价的。改善民生福祉、共建幸福家园是美丽云南的本质内涵。坚持民生优先、服务为先、基层在先,认真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不断提高全省人民的幸福感,这是幸福云南建设的最终目的。十八大报告强调,加强社会建设必须以保障和改善民生为重点,并进一步提出了“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推动实现更高质量的就业、千方百计增加居民收入、统筹推进城乡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提高人民健康水平、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等重点任务。民生改善的重点更加突出,民生幸福的内涵更加丰富。我们要像杨善洲那样,努力践行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理念,从思想上、感情上贴近人民,“多谋民生之举,多解民生之忧,解决好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始终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积极改善民生,切实把人民的利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让各族群众充分享受改革发展成果。以实干赢得人心,以正气凝聚人心,加快推进美丽、和谐、幸福云南建设。

  
第一章 ??
杨善洲的绿色情怀是美丽云南生态文明建设的行动指南

?

  生态文明建设,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建设美丽云南,既是生态文明建设的目标,也是云南朝着“美丽中国”这一目标迈进的具体行动。更是云南各族群众幸福生活的基础。杨善洲的绿色情怀诠释了人与自然的和谐,为美丽云南建设提供了行动指南。

  一、云南自然生态环境现状

  改革开放30年来,云南的生态文明建设在应对日益复杂的环境形势中不断深化,经济也一直维持着快速发展的势头。然而生态问题也始终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的全过程,成为制约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因素。

  就林草场情况而言,近年来,全省森林草场退化虽然得到了控制,但经济活动频繁,森林覆盖率较低,不足以发挥其维持生态良性循环的功能,影响了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云南目前林地面积2424.76万公顷,占全省土地总面积的61.52%。全省森林覆盖率为53%。全省活立木蓄积15.48亿立方米,其中森林蓄积13.99亿立方米,森林面积约占全国1/10,活立木总蓄积约占全国近1/8。但云南森林面积增加主要是依托人工林和中幼林面积的增加,作为保护生态环境最为重要的天然林及生态效益较为明显的成熟林的增长依然缓慢。在森林资源总体数量增加的同时,质量仍需进一步提高。全省天然草原面积2.29亿亩(可利用面积1.78亿亩),建植人工草地777万亩,退耕还草422万亩。目前全省局部地区草原生态环境有所改善,但就整体来讲,草原石漠化、退化现象日趋严重,草原生态恶化的现状和趋势还没有得到有效遏制。由于林草植被遭受破坏,云南省已成为全国水土流失最严重的省份之一。

  水资源方面。全省湖泊水体治理有所作为,但并未改变污染严重这一事实。云南为内陆多山省份,高原湖泊因其具有调节水量,提供工农业及生活用水、养殖水产品、调节气候、蓄水发电、美化环境等优点而成为极为宝贵的自然资源,在全省的社会经济发展中发挥了重要的支撑作用。由于近年来湖区工农业生产的迅速发展,人口高速增长,加上长期以来对湖泊资源的不合理开发利用,引起湖泊水位下降、湖面减小、水体污染严重、生物资源锐减等一系列生态环境问题。伴随着水体的日益污染,湖泊富营养化进程加快。除滇池为重度富营养,抚仙湖为贫营养外,其他的七大湖泊均为中度营养。富营养化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湖泊系统中各因子的原生作用,改变了系统的机构功能,湖泊的生态调节机制丧失。

  生物多样性方面。资料显示,云南生物多样性危机依然较为突出。生物多样性是生物及其环境形成的生物复合体以及与此相关的各种生态过程的总和。它包括数以万计的动物、植物、微生物以及它们所拥有的基因,它们与生活环境形成的复杂的生态系统。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云南成为我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省份。但由于人口的增加、资源的滥用和环境的急剧变化,云南的生物多样性面临着它们自身演化和人为干扰的双重压力,正迅速下降或灭绝。

  “废水、废气、废料”处理问题。云南的产业结构和企业结构多为自然资源型、粗加工型,原材料消耗量大,能源消耗比重高,“三废”排放总量偏大。近年来,“三废”处理能力虽然逐年提高,但仍需逐步完善。废水处理方面,全省已建成污水处理厂37座,建有排水管道8041公里,形成城市污水处理能力126.70万立方米/日。全省共建成废水治理设施2032套,实施废水治理项目99个,工业废水排放达标率在90%以上。废料处理方面,目前云南已建成无害化垃圾处理厂(场)32座,全省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接近50%。同时,工业固体废物排放量较以往明显下降。废气方面。随着全省工业发展的加快,工业污染物排放量逐年有所增长。与过去相比,尽管得到正规化处理的空气排放物在逐年增加,但其总量依然较高,对环境质量,尤其是空气质量影响较为明显。

  今后二三十年,是云南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同时也是我们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的关键时期,在工业化现代化的进程中减少或不对环境与生态造成损害,不仅关系到我们自身的繁荣昌盛、持续发展,而且也将影响周边及全国,意义重大。杨善洲的绿色情怀和对生态文明的坚守,昭示着云南各族人民将摒弃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传统文明,追梦一个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绿色文明。

  二、“美丽云南”与杨善洲的生态文明理念

  美丽云南,美在自然。作为云岭儿女的优秀楷模,杨善洲用他的绿色情怀和辛勤耕耘,为美丽云南做了完美的诠释。杨善洲的绿色情怀及其所蕴涵的忧患意识、人本意识、发展意识和坚守意识,对于引领和推进“美丽云南”建设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就忧患意识而言,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杨善洲就敏锐发现保山当地生态环境的脆弱性以及生态建设的迫切性。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经济基础薄弱,社会发展滞后,当地居民缺衣少粮,生活困难。只好开始大规模的毁林开荒,原本和谐的大亮山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破坏,山中水源逐年减少乃至枯竭,当地农民饮水大多要到几公里外的地方人挑马驮。周边十几个村庄也都陷入了“一人种三亩,三亩吃不饱”的贫困怪圈。如此恶性循环,大亮山地区生态环境彻底恶化。环境破坏和生态失衡的后果使得杨善洲的忧患意识油然而生,在他看来,家乡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是制约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福祉提高的首要因素。进而决定通过植树造林来恢复和重建大亮山的自然生态系统,并逐步改善家乡人民的生存环境和生活状态。杨善洲的生态忧患意识,从小处着眼,源自他对当时大亮山所面临的生态困境的清醒认识,从大处考量,则使人们在思考美丽云南建设时具有了前瞻性和战略性的眼光。

  就人本意识而言,在讲到回家乡植树造林的打算时,他认为自己是在兑现对家乡和乡亲的一点承诺,“帮乡亲们办一两件有益的事”。绿化荒山既对全县有利,也对当地群众生产、生活有利。说到底都是为了当地百姓能过上山清水绿、窗明几净、衣食丰足的好日子。杨善洲的人本意识,从小处看,来自源于他对故乡的深情厚谊和对乡亲的赤子之心,从大处看,这也是他对科学发展的自觉实践。科学发展,事实上就是“以人为本”的发展,发展依靠百姓、发展为了百姓。在经济发展领域,它要求经济增长与经济结构优化的统一,经济产出与资源节约的统一,经济效益与生态环境保护的统一,正如十八大报告所说,要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取得重大进展,在发展平衡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基础上,实现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收入的增加或翻一番。从人与自然的角度着眼,如果经济增长损害了更大的生态平衡,则不仅“以人为本”的价值目标难以实现,而且经济资源将在更大的范围内配置失衡,导致更高层次意义上的“不经济”后果。所以,“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是实现云南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根本途径。

  就发展意识而言,曾几何时,不少地方为追求一时的经济增长速度,不惜违背经济规律和自然规律,将GDP视为发展全部要义,单纯依靠大规模要素投入获取经济增长速度,资源消耗惊人,环境污染严重。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的矛盾日益突出。显然,如果再不对我们曾经的发展思路进行系统反思,用不了多久,所谓的“发展”就将面临山穷水尽、难以为继的局面。善待自然归根结底是善待我们民族自己。在面对大亮山生态系统的窘境时,杨善洲选择通过植树造林,绿化荒山作为突破口,从而使生态环境得到了的彻底好转。如今,大亮山林场数万亩的活立木蓄积量,其价值已经高达3亿多元,这是经济效益的丰收;大亮山周边村民利用林场的环境和区位优势,兴办绿色旅游、绿色种植、绿色食品等等一系列生态产业,生活状况大为改观。这是社会效益的丰收;杨善洲的植树造林事业,同时实现了生态、经济、社会的三重丰收。杨善洲的发展理念,有助于我们加深对当前生态文明建设和科学发展的认识,进而认清生态文明问题的全局性、长期性和复杂性,从而引导我们持之以恒地重视生态环境保护,尽最大可能地寻求经济、社会、生态发展的最佳平衡点。

  就坚守意识而言,生态文明建设贵在坚持,难在坚持。杨善洲最为可贵之处就在于“一辈子”坚守,最为可敬之处就在于“一辈子”坚持。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杨善洲60年如一日,始终坚定理想信念,牢记事业宗旨,时时处处以共产党员的最高标准要求自己。不管困难再大、任务再重、矛盾再多,都要下大决心,花大力气,敢抓敢管敢负责,亲历亲为抓落实,知难而进,迎难而上。在大亮山一呆就是二十二年,在油毛毡窝棚里一住就是九年。正是凭着坚持不懈的精神,完成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工程。在绿化大亮山的过程中,每一步都困难重重。面对挫折,有人畏缩有人动摇有人退却,但杨善洲一直在坚持。茶园毁了可以重新种,人的精神垮了,事业就真正完了。为了节约资金,坚持下去,他甚至到市场上捡果核。他说:“不花钱又能发展生产,何乐而不为呢?”见到的人说,你一个地委书记在大街上捡果核,多不光彩。杨善洲则告诉他们,我弯弯腰,林场就有树苗了,有什么不光彩,等果子成熟了,我就光彩了。应该说,是坚持坚守坚韧成就了杨善洲的绿色梦想。

  生态兴则文明兴,生态衰则文明衰。党的十五大报告明确提出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党的十六大以来,在科学发展观指导下,党中央相继提出走新型工业化发展道路,发展低碳经济、循环经济,建立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创新型国家,建设生态文明等新的发展理念和战略举措。党的十七大报告进一步明确提出建设生态文明的新要求,并将到2020年成为生态环境良好的国家作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要求之一。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提高生态文明水平。党的十八大则在社会主义的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的基础上,首次加上了“生态文明建设”,使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从原来的“四位一体”,变成了“五位一体”。在这一理论创新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重大任务。十八届三中全会强调要紧紧围绕建设美丽中国,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现代化建设新格局。毫无疑问,杨善洲的绿色情怀及其实践既为建设美丽云南提供了优秀范本,也为社会注入了信心和力量。

  三、杨善洲绿色情怀对“美丽云南”生态文明建设的启示

  生态文明是人类在发展物质文明过程中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成果,它表现为人与自然和谐程度的进步和人们生态文明观念的增强。生态文明建设的基本任务是协调生存权与发展权的关系,即正确认识和处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在平衡点上实现相互促进、和谐共赢。杨善洲绿色情怀对“美丽云南”生态文明建设的启示是多方面的。

  “美丽云南”建设,是云南利用比较优势、发挥后发优势的必然选择。经过全省各族人民长期不懈努力,良好的生态环境和自然禀赋,已成为云南最突出的特点和优势,成为最重要的资源和资本,成为最珍贵的品牌和形象。云南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已有较好的认识基础、扎实的行动基础和广泛的社会基础,有条件也有能力通过努力成为生态文明建设的排头兵。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建设富裕民主文明开放和谐云南,就必须把良好生态环境作为生存之本、发展之基。面对困难,必须攻坚克难,迎难而上,否则将会使业已取得的成绩付之东流。

  “美丽云南”建设,是全省各族人民共同朝着“美丽中国”这一目标迈进的具体行动,是实现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要。生态文明以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和谐共生为宗旨,以建立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为内涵,引导人们走上持续和谐的发展道路。要构建“美丽云南”,就要求我们进一步提升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理念,在全社会牢固树立“以人为本”的生态文明观念,实现高起点发展,促进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建立。最终实现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共存。

  “美丽云南”建设,应统筹考虑,全面安排,编制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治理总体规划,分门别类按时间段提出要求和建设步骤,制定保障措施,明确不同阶段的路线图。按照国家主体功能区规划,结合主体功能区战略的实施,对全省若干生态功能区分别进行科学定位,按不同的功能定位分别制定建设规划,对不同功能区实行不同的要求。坚持“五位一体”原则,努力使云南的生态建设主要指标、生态环境质量保持全国领先地位,使生态产业全面迅速发展,使生态经济的竞争力实现新的跨越,成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排头兵。

  “美丽云南”建设,应坚持科学发展主题和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主线,以更大的气魄调整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和行业结构,使全省的经济结构转变到更加有利于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节能减排的轨道上来。一方面,提升和改造传统支柱产业和传统优势产业,做优做强烟草及其配套,发展水电能源、冶金、化工、机械制造、农特产品加工、生物制药等产业。另一方面,积极发展生物资源产业群、新材料产业群和新能源产业群,大力发展水电、地热、风能、生物质能等新能源产业。坚持走生态建设产业化、产业发展生态化之路。

  总之,生态文明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忧患”、“人本”、“发展”、“坚守”的理念始终根植其中,相辅相成。“忧患”是前提,“人本”是目的,“发展”是核心,“坚守”是方法。杨善洲用他的理念和实践,为“美丽云南”的建设提供了思想和行动的范本。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