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研究成果 >
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
作者:刘 荣??浏览:??字体: ??来源:杨善洲精神研究会

  

? ? ? ? 引 ? 言
?

  2013年8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指出:“崇高信仰、坚定信念不是高不可攀的,雷锋、焦裕禄、杨善洲就是鲜活的例子。他们一辈子为党和人民奋斗,没有崇高信仰、坚定信念是做不到的。”2011年3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批示:“杨善洲是党员干部的学习楷模,是离退休老同志的优秀代表。”两任党的总书记对杨善洲的的褒奖,为我们学习和践行杨善洲精神指明了方向。

  2011年8月,省委正式把高远、开放、包容的高原情怀,坚定、担当、务实的大山品质,确定为新时期的云南精神。云南精神的提出,对于加快推进绿色经济强省、民族文化强省和中国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建设,全力推进云南科学发展和谐发展跨越发展具有十分重要意义。概括提炼新时期云南精神,就是期望全省党员干部、各族群众拥有高原情怀、具备大山品质,大胆开拓创新,奋力推进跨越发展,确保云南与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宏伟目标的实现,谱定好中国梦的云南篇章。

  云南精神具有丰富的内涵。高原情怀、大山品质是云南精神的形象概括,高远、开放、包容和坚定、担当、务实是云南精神的基本内容,反映了新形势下云南精神的本质要求和时代特征,深刻地反映了在建设开放富裕文明幸福新云南的形势下,我们应该树立什么样的思想观念,形成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建立什么样的价值追求和保持什么样的精神状态等根本问题,是统一全省党员干部思想,凝聚全省各族群众共识的精神纽带,是谱写好中国梦云南篇章的精神支撑。

  云南精神是从云南历史文化土壤中开出的“精神之花”、结出的“精神之果”。云南丰富的历史文化是新时期云南精神的基因来源。云南精神是在千百年来云南特有的自然人文土壤中形成的,是云南各族人民在长期实践中发展起来的,是云南各族人民所认同的云南人的优秀品格、价值取向、精神风貌和道德规范的总和。云南精神既继承了云南历史文化的优良传统,又顺应了时代发展的要求,在实践中显示了强大的凝聚力和感召力。

  从一个地方成长起来的先进典型人物,他们的事迹和崇高品质,往往最能体现这个地区的地缘特征、历史文化、人文情怀和价值取向,也最能够体现由这些因素提炼出的这个地域的精神。云南精神的挖掘和提炼,融入了典型人物的先进事迹和崇高品格,他们不仅是学习践行云南精神的杰出代表,而且也是促进云南精神产生形成的杰出代表。在全社会培育和弘扬云南精神,教育引导干部群众自觉践行云南精神,需要充分发挥先进典型的示范引领作用。

  杨善洲同志六十年坚守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一辈子中于党的事业,一辈子全心全意为群众谋利益,艰苦创业、廉洁奉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杨善洲同志是近年来我省涌现出来的全国重大先进典型,云南精神在杨善洲同志身上体现得全面充分,可以说他毕生都在用实际行动弘扬云南精神,践行云南精神。从实践和弘扬云南精神的角度挖掘杨善洲同志先进事迹的实质,可以进一步揭示杨善洲这个全国重大典型的成长规律和时代意义,也可以从杨善洲同志的先进事迹和崇高品格中印证云南精神的传承性和实践性,从而引领全省干部群众更好地大力弘扬云南精神,自觉践行云南精神,为建设富裕文明幸福新云南而努力奋斗。

  一、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的形成

  (一)云南精神的形成

  华夏文明生生不息,民族精神薪水相传。生活在云岭高原的各族儿女,继承和发扬中华文化传统,弘扬和践行中国精神,在云南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中,共同创造了具有历史传承和时代创新的云南精神。

  1、云南的悠久历史孕育了云南精神。云南悠久的历史孕育了云南精神。云南是人类重要发祥地之一,千百年来伴随着中华民族的发展,各族人民自强不息,克难奋进,改变了云南偏远落后、积贫积弱的面貌,谱写了云南发展进步的壮丽史诗。云南各族人民感天动地的奋斗史,是云南精神孕育形成的丰厚沃土。公元前279年左右,春秋战国时期楚国将军庄蹻率大军向西南地区进发,风尘仆仆来到滇池畔,开疆拓土,与古滇先民融合续存,彰显出边疆少数民族接纳中原文化并相互包容、和谐共处的气度。云南地处我国与中南半岛和南亚次大陆结合部,开放、交流、合作的历史虽不如沿海和中原地区那般悠久与深广,但也不封闭保守。在历史责任面前,云南人高瞻远瞩,勇于担当,冲破艰难险阻,从封闭走向开放,从落后走向繁荣。历史证明,自强不息的云南各族人民自古就有敢为人先的勇气,自古就有开放包容的胸怀,自古就有奋发有为的品质,奠定了云南精神产生的历史基因。

  2、云南的灿烂文化滋养了云南精神。任何一种地域性的人文精神,都有赖以生发的思想文化土壤。云南精神,正是在云南传统历史文化深厚的土壤中生根开花。自古以来,云南各族人民身处高原,以开阔的视野、包容的胸怀、学习的态度,在与中原地区和邻近国家的交往中,在各民族的相互交流中,创造了灿烂的古代文化。回溯历史,汉时云南即“兴起学校,渐迁其俗”;三国两晋南北朝民族融合;唐代的云南“人知礼乐,本唐风化”;宋元明清云南出现了百花盛开、兴旺繁荣的文化景象;近现代以来,抗击外敌侵略、护国运动、“一二·一运动”、滇西抗战、云南解放、多种形式的土地改革政策和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进程的跨越,云南各族人民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铸造了一座座保卫祖国的不朽丰碑,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爱国主义诗篇,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发展进步的奇迹,彰显了坚定的信念、高远的追求、担当的勇气和务实的作风。对外开辟的茶马古道和“蜀身毒道”,架起了南方陆上丝绸之路,促进了云南与东南亚、南亚的商贸联系和文化交流,使云南对内接受中原文化的熏陶,对外汲取异域文化之精华,传播中华文明。云南由此烙上了通远、外向、融合等历史印痕,为云南精神的形成种下了文化基因。

  3、云南的改革开放催生了云南精神。伟大时******育伟大精神,伟大精神推动伟大事业。云南精神反映着云南各族人民的心路历程,凝聚着云南各族人民的集体记忆,承载着云南各族人民的共同心声,寄托着云南各族人民的美好愿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改革开放这一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中国从此进入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代。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开创、坚持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光明前景。党的十八大开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新征程,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奋力开拓改革发展的新局面,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激起了13亿人的新期盼。时代大潮、时代强音、时代节拍,激荡着云南人的心灵,促人警醒、催人奋进。能不能凝聚起赶超和跨越的精神动力,创造无愧于时代的辉煌业绩,成为云南人必须作出回答的时代课题。我们不仅需要清晰的目标引领,更需要强大的精神动力,全社会保持昂扬向上的精神斗志,这也催生了新时期云南精神的形成。

  (二)杨善洲精神的形成

  考察杨善洲精神的形成,我们必须沿着杨善洲同志的人生轨迹去寻求答案,从杨善洲同志一生自觉践行云南精神的实际行动中去寻找结果。

  1、杨善洲精神的形成是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实践相随相伴的。杨善洲同志出生在解放前,亲身经历过旧社会给老百姓带来的深重苦难,切身感受到我们党领导中国革命胜利,建立了新中国给人民群众带来的幸福生活。他曾说:“我1952年入党,其实当时自己没有想到入党,觉得自己条件不够,是组织上看我表现不错,把我确定为重点培养对象。随着思想觉悟的提高,越来越觉得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一种正确的选择。共产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远大目标是使整个中华民族富裕起来,这正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入党后,我很快找到了人生方向和奋斗目标。”可见,他对我们党怀有多么真挚的感情,对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幸福有着深刻的认识。正是在思想深处有了这种深刻而又坚定的认识,杨善洲才能够主动而自觉地把这种思想认识转化为坚定的理想信念,一辈子不动摇,一辈子身体力行去践行。他16岁,滇西抗战,被派去参加革命担架队,从此为党和人民工作到位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们党领导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伟大实践,为杨善洲同志践行自己的理想信念提供了广阔天地和人生舞台,使他有机会施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理想抱负。由此我们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杨善洲精神的形成,始终是伴随着这个过程的。

  2、杨善洲精神的形成,是与杨善洲同志成长进步的经历相随相伴的。杨善洲同志从一名农村的苦孩子,成长为一名党的领导干部。在这个成长的过程中,离不开党的教育培养,离不开人民群众的支持拥护。但是,如果他没有共产党员的坚定的理想信念,没有为人民谋幸福的执着的追求,没有几十年如一日的不懈奋斗,那也就没有今天我们崇敬的杨善洲,更没有值得全党学习的杨善洲。我们知道,一个人身上体现出来的精神,不是一朝一夕产生的,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更不可能是一朝一夕让人认知认识认同的。所以,杨善洲精神的形成,是完全跟杨善洲的奋斗同步,也跟杨善洲的成长相随。

  3、杨善洲精神的形成,是与杨善洲同志自觉践行云南精神的实际行动相随相伴的。纵观杨善洲同志的一生,我们不难发现,他一生热爱家乡,热爱家乡的人民,他一生都在为改变家乡的面貌不懈努力,都在为改变老乡的生活而劳心尽力。他这种对家乡、对家乡人民的爱与行一生从来没有改变过。杨善洲的这种爱,映衬出了浓浓的高原情怀;这种行,反映出了终身不改的大山品质。杨善洲这种爱与行的过程,就是以实际行动践行高原情怀、大山品质的云南精神的过程。无疑,他在践行云南精神的过程中,也推动了杨善洲精神的形成。

  二、准确理解和把握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的关系

  理解和把握两种精神之间的关系,必须考量其价值取向、基本内涵和时代背景、实践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讲,无疑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既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也是历史与现实的关系。从逻辑关系上看,二者是一脉相承的关系,是内在统一的关系,也是与时俱进的关系。全面理解和准确把握,对于我们更好地弘扬杨善洲精神,推动云南精神的践行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云南精神是云南人民的精神,是“云南人”这个集体的价值取向、精神风貌的集中体现。杨善洲精神是杨善洲同志为人为官为民的价值取向、精神风貌的集中体现。从个体与集体的关系分析,云南精神包含着杨善洲精神,杨善洲精神体现了云南精神的基本内涵,二者的关系是个别与一般的关系。从成长经历上看,杨善洲同志作为一个云南人,他必然会受到云南精神的熏陶,影响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从而为杨善洲精神的形成提供生成的土壤,二者之间反映出了历史与现实的关系。

  (二)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是一脉相承的关系。从地域看,杨善洲精神和云南精神都产生在云南岭大地,成熟于红土高原,是这片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热土开出的“精神之花”。从文化背景看,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的基因来源都是云南丰富的历史文化,二者是同根同源生长起来的“精神之果”。从实践主体看,杨善洲精神的实践主体虽然是杨善洲同志本人,但他是“云南人”这个集体中的优秀个体,是“云南人”的杰出代表,显然杨善洲同志也是云南精神的实践主体。所以,无论从地域上看、历史文化上看,还是实践主体上看,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都是一脉相承的。

  (三)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是内在统一的关系。杨善洲精神的基本内涵可以用几个“一辈子”来概括。即一辈子忠于党的事业,一辈子鞠躬尽瘁,一辈子艰苦奋斗,一辈子两袖清风,一辈子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本色。云南精神的基本内涵是,高远、开放、包容的高原情怀和坚定、担当、务实的大山品质。“一辈子”背后,是崇高的理想,是坚定的信念,是责任的担当,是为民的情怀,是时代的呼唤,是人民的期待,这一切跟云南精神的基本内涵是完全一致的。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云南精神孕育了杨善洲精神,杨善洲精神又更好地诠释了云南精神,二者的关系是内在统一的关系。

  (四)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是开放而又与时俱进的关系。一种精神有没有生命力,人民群众能不能接受,自觉践行,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这种精神是否体现了时代的要求,是与时俱进的精神。杨善洲精神虽然我们用了几个“一辈子”做了最精炼的概括,但内涵是十分丰富的,我们可以从许多方面进行挖掘阐释,也可以从多个角度进行研究和弘扬。很显然,杨善洲精神具有开放性的特征,也具有与时俱进的品格。云南精神的内涵同样十分丰富,吸纳了千百年来云南特有的自然人文土壤中的营养成,是云南各族人民在长期实践中发展起来的,更是今天这个时代我们云南人优秀品格、价值取向、精神风貌和道德规范的具体体现,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和现实指导意义是云南精神的显着特点,与时俱进是云南精神的最显着特征。由此可以看出,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不仅各自都具有开放而又与时俱进的显着特征,而且相互之间也构成了开放而又与时俱进的关系。

  三、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的基本内涵是相一致的

  杨善洲同志六十年坚守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始终忠诚党的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始终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尽心竭力为老百姓干实事、办好事;始终淡泊名利、廉洁奉公,一尘不染、两袖清风;始终艰苦创业,保持劳动人民的朴素本色。透过杨善洲同志的先进事迹和崇高品格,我们可以把杨善洲精神的基本内涵概念为四个方面:信念坚定,始终保持对党忠诚的政治品格;牢记宗旨,始终保持一心为民的公仆情怀;鞠躬尽瘁,始终保持不懈奋斗的崇高境界;大公无私,始终保持淡泊名利的奉献精神。

  云南精神内涵丰富、意蕴深厚,凸显地域特色、传承民族文化、彰显时代特征。高原情怀与大山品质各有侧重、相互联系、相辅相成、不可分割。高原情怀回答的是我们应具有什么样的精神面貌问题,大山品质回答的是我们应树立什么样的工作作风问题。高原情怀所包含的高远、开放、包容是云南历史文化精华的综合反映和集中体现,是在改革开放伟大社会实践中表现出的当代云南人独特的精神风貌。大山品质所包含的坚定、担当、务实是与云南各族人民的历史传承、现实创造与未来发展相生相伴,渗透于云南各族人民血肉中的意志品格。高原情怀、大山品质作为云南精神的形象概括,体现了中华民族共性与云南人民个性的统一、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的统一、理想追求与价值实践的统一。

  杨善洲同志出生在大山怀抱,成长在红土高原。他一辈子学习生活工作在云岭大地,他的成长进步,是党的培养教育的结果,也是高原和大山养育的结果。杨善洲同志的先进事迹和崇高品质,诠释了共产党员的价值追求,体现了云南精神的基本内涵。

  (一)信念坚定蕴含着浓浓的高原情怀,对党忠诚充分体现了大山所具的优秀品质

  习近平同志指出:“崇高信仰始终是我们党的强大精神支柱,人民群众始终是我们党的执政基础。只要我们永远不动摇信仰,永远不脱离群众,我们就能无往而不胜。”2011年2月25日,习近平同志在接见杨善洲先进事迹报告团时说:“杨善洲同志的先进事迹集中体现了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风貌。”我们从杨善洲同志身上看到,他所表现出来的当代共产党人的精神风貌,就是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这也是杨善洲始终忠于党的事业,忠城于人民的事业为精神支柱。

  无论是党的领导干部,还是普通党员,如果脱离工作岗位讲理想,脱离工作实际讲信仰,无疑都是空话大话。远大理想永远与现实目标紧密相连。没有远大理想,我们的奋斗就会失去方向和动力;没有立足现实的具体行动,我们的远大理想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永远都是空中楼阁。杨善洲同志他把自己坚定的理想信念,对共产主义的无限信仰,始终落实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始终落实在自己的具体工作中,始终落实在自己的点滴行动里。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把这种追求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变成在岗位上为党努力工作,为人民努力谋幸福。纵观杨善洲同志一生的所作所为,我们不难发现他一辈子就在重复这个过程,更在坚守这个过程。这就是理想的支撑,信仰的力量所在。

  杨善洲同志生长在云南,成长在云南,奉献在家乡。云南是欠发达地区,当时的保山经济社会发展同样落后。杨善洲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原保山地区的“一把手”,如果没有坚定加快发展的信念,没有下定决心改善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落后面貌,共产党员的理想信念就无从谈起。这也就是为什么杨善洲一辈子能够把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对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转化为推动家乡的经济社会发展上,倾注到为家乡父老谋幸福上。他的这一转化一倾注,践行的是共产党员的理想信念,映衬出的却是对家乡的热爱,反映出来的是对百姓的爱戴。杨善洲同志在这种大爱之中,涌现出来的正是浓浓的高原情怀。他把抓家乡的发展,为百姓谋幸福,作为为党公忧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并且为之奋斗一辈子,以实际行动书写了对党的忠诚,对人民的忠真,并且终身不动摇,他身上所表现出来的这种品格尤如大山般坚定,咬定青山,终身不放,这正是大山所拥有的博大胸怀,更是大山所具备的优秀品质。

  (二)牢记宗旨体现的是为官担责的品行,始终与群众在一起反映了浓浓的公仆情怀

  杨善洲同志曾经在笔记本上写道:“在任何情况下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立场不能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能忘。”他不光是把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写在笔记本上,而是一辈子在用实际行动自觉践行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杨善洲同志自觉践行的力量源泉,正是来自于“在任何情况下与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立场不能变”,“在任何情况下”背后则是他始终“牢记”住了我们党的宗旨。只有真正把我们党的宗旨“牢记”于心,才可能去自觉践行,真正见于行动。所以,他才不让司机当着老百姓的面叫他书记,怕群众知道他是地委书记与他保持距离,从而听不到真心话,了解不到真实情况,丢掉了对人民群众的感情,始终保持农民本色,跟当地老百姓一样,戴草帽穿草鞋到田间地头劳动,被喻为“草鞋书记”、“草帽书记”。这也正是杨善洲几十年来官职在升,做人做事做官的品质却永远没有变的根本原因所在。

  自觉践行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仅是对每一名共产党员的基本要求,也是对每名党员干部提出的责任担当。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没有宗旨意识,不能践行我们党的宗旨,他就很难成为一名合格的共产党。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能不能牢记我们党宗旨,自觉而又坚定地去践行我们党的宗旨,考量的则是对党的事业对人民幸福的责任担当。地委建办公大楼时遇到水灾,他要求把钱拿出来救灾,并说:“看着人民群众在受苦,我们安逸地坐在办公大楼里,你不觉得有愧吗?”“群众受灾,我咋坐得住”“拿我这点钱去买点肉来,给大家改善一下伙食”。杨善洲干工作总是喜欢冲在第一线,他说“凡是农田建设上得快的单位,都有一条重要经验:领导上前线,亲自带着干。‘一天讲得磨破嘴,不如自己流汗水’、‘喊哑嗓子不如做出样子’。”从他的这些言语和行为中,我们看到了杨善洲内心深处的公仆情怀,看到了他身上体现出来的务实担当的为人为官的品格,他不仅留下果实累累的青山翠谷,更为我们留下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为官担责的品行,为民务实的情怀,换言之,就是担当、务实。这正是云南精神的要义所在。

  (三)鞠躬尽瘁展现的是高远开放包容的更高追求,不懈奋斗映衬的是坚定担当务实的崇高境界

  杨善洲同志毕生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奋斗,为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为改善父老乡亲的贫困生活,一生奋斗不止,可谓一生鞠躬尽瘁。从杨善洲身上让我们看到:作为一名父母官,他始终情系家乡,情系百姓;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他又能够自觉站在更高的角度思考和谋划家乡的发展,用更加开放的姿态来适应时代的发展变化,以更加包容的心态来吸收借鉴其他地方的发展经验。因此,他总是强调:“一定要全力抓经济工作,多想想发展经济的办法。”并提出发展经济,要有市场的观点、竞争的观点、联合的观点。杨善洲同志有着超前的意识,1980年他就提出要加快小城镇建设步伐。明确提出,农村不能没有集市和农副产品交易。在林业发展上,他提出要坚持科学兴林,坚持依法治林。从他的这些思想观念和具体工作中,我们看到了他身上体现出来的高远、开放、包容的境界。

  杨善洲同志一生不图虚名、不做虚功、不急功近利。他针对保山当时干旱低温对农业影响很大的实际,提出:“没有水利化就没有过农业的高产稳产,没有水利化就不可能实现农业现代化。”并且强调,这是多年实践已经证实了的一个规律。他多次要求,“一定要把大沙河整治好”,“我们要自己当‘龙王’”。在工作中,他反复强调,要当群众的小学生。他一贯反对形式主义,早在1964年任县委书记的杨善洲,看见会场的主席台上的摆设,就对工作人员说:“请把主席台上的鲜花拿走,不要搞花花绿绿的形式,要来实在的,有用的。”1969年他见到毛主席后,在日记本上写道:“一句话就是只有在今后,老老实实为党和人民改造自己和积极工作。”纵观杨善洲同志的一生,这句话真正成了他不懈奋斗的座右铭,鞠躬尽瘁的力量源泉,转化成了坚定则执着的崇高境界。这正是云南精神的基本要求。

  (四)大公无私诠释的是执政为民基本要求,淡泊名利体现的是清正廉洁人格品行

  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是共产党人的做人之本;洁身自好、克己奉公,是领导干部的从政之基。杨善洲始终认为,共产党人不是要做官,而是要为人民谋福祉。他身处重要的领导岗位却没有官气,他退休后主动放弃进省城安享晚年的机会,扎根大亮山义务植树造林,充分履行了他的诺言。他一辈子淡泊名利、廉洁奉公、永不褪色、永葆先进,做人民满意的好党员好干部。透过杨善洲的先进事迹和崇高品格,我们看到了杨善洲用大公无私来诠释我们党执政为民的基本要求,看到了杨善洲一生淡泊名利,廉洁奉公的人格品行。“杨善洲,杨善洲,老牛拉车不回头,当官一场手空空,退休又钻山沟沟;二十多年绿荒山,拼了老命建林场,创造资产几个亿,分文不取乐悠悠……”这首流传于保山施甸县的民谣,唱出的不仅是当地群众对杨善洲的敬重,还生动描绘出杨善洲一生大公无私、清正廉洁的高风亮节。

  一种精神,有没有生命力,有没有实践基础,能不能得到人民群众的认可是关键,重要的在于这种精神要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上,是服务于人民群众的。否则,脱离群众的任何精神,尤如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就难有生命力。云南精神的实践基础,是建立在执政为民的基础之上的;云南精神的实践要求,需要建立在提倡无私奉献的人格品行操守之上的。如果没有了这两点作保障,在全社会弘扬和践行云南精神也许就会大打折扣。今天我们敬仰杨善洲的官品人格,我们弘扬杨善洲的这种品行,就是学习杨善洲精神的真谛所在,也是弘扬和践行云南精神的要求所在。

  四、杨善洲精神与云南精神的价值取向是相同的

  马克思指出:“‘价值'这个普遍的概念是从人们对待满足他们需要的外界物的关系中产生的。”人们在认识和改造世界、创造和实现价值的过程中,必然要形成一定的价值认识。这种价值认识,形成了人们对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判断、评价和选择,决定着价值取向。在深层上表现为,人生处世哲学、包括理想信念和人生的目的、意义、使命、态度;在表层上则表现为,对利弊、得失、真假、善恶、美丑、义利、理欲等的权衡和取舍。

  通俗地讲,价值取向就是一个人在面对或处理各种矛盾、冲突、关系时所持的基本价值立场、价值态度以及所表现出来的基本价值倾向。价值取向具有实践品格,它的突出作用是决定、支配一个人的价值选择。从这个意义上分析,在杨善洲身上体现出来的价值取向集中起来可以概括为五个方面,即:坚持人民性、实践性、开拓性、公平性和奉献性。这些价值取向,不仅体现了杨善洲精神的价值取向,而且也生动诠释了云南精神的价值取向。

  1、坚持人民性的价值取向。“为人民积极工作”,是杨善洲同志一生的真实写照。这可以反映出三个方面的价值取向。一是他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从许多事情上我们可以看到,杨善洲在做选择时他首先考虑的是不是把人民放在了第一位,在作判断时他首先看的是是不是体现了为人民服务,在作决策时他根据的就是是否真正体现了为人民谋幸福。二是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高于一切的价值取向。在这一点上,杨善洲没有豪言壮语,他说“不懂得感恩的人就不配做人”,他把“感恩”与“做人”结合起,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行为取向。他感恩党感恩人民,用感恩的心态来回报党的培养人民有信任,一生为党的事业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一辈子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三是把坚持人民性的价值取向自觉转化为为人民服务的实际行动。在工作学习生活中,杨善洲都能够站在人民的立场上思考问题、观察问题和处理问题、解决问题,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带头不搞特殊,带头参加劳动,带头解决群众困难。所以,人民群众信任他,支持他,拥护他。

  云南精神是千百年来云南各族人民在团结奋斗中形成的共有精神家园,集中反映了云南各族人民共同的价值取向,这其中本身就包含了广泛的群众基础,体现了全省干部群众的价值选择。这些价值取向,是完全与杨善洲精神中所体现出来的坚持人民性的价值取向是完全一致的。我们弘扬和践行云南精神,首先就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坚持把人民放在高于一切的位置,以实际行动为人民群众谋幸福。如果我们譬把云南精神看成是一种口号,而不坚持站在人民的立场观点方法来理解和把握云南精神,就可能脱离群众,就无法使之真正成为凝聚全省干部群众聚精会神推动科学发展和谐发展跨越发展的强大的精力力量。

  2、坚持实践性的价值取向。所谓实践,是指人能动的改造世界的物质活动。从价值论的角度讲,实践是价值关系形成和发展的基础,真理与价值在实践活动中实现具体和历史的统一。纵观杨善洲同志的先进事迹和崇高品格,我们可以看出,他一生从坚持实践的观点。在如何让群众富起来的问题上,他提出要“立足于当地资源,着眼于群众致富;根据市场的需求,积极发展农副产品加工工业。”“针对水利建设情况,报提出:“因地制宜按自然规律办事,才能使农田水利建设迅速发展起来。”他先后多次深入农户家考察咖啡树种植情况,得出咖啡树是“摇钱树”的结论,要求大力推广种植。从这些言行中,我们看到了杨善洲同志身上所体现出来的不说大话、不玩虚把式、不搞形式主义的优良作风,看到了他坚持实践的观点,始终坚持从实际出发,不搞没有调查研究的拍脑袋瓜的决策。这正是他坚持实践性价值取向的具体表现。

  云南精神的产生发展和形成,是建立在全省各族人民千百年来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具体实践活动中的。实践性是云南精神的最基本属性,坚持实践性的价值取向是云南精神最基本的价值取向。杨善洲同志是云南精神的模范践行者,他的言行诠释了云南精神的实践性属性,也诠释了云南精神的价值取向。透过杨善洲同志的先进事迹和崇高品格,再次让我们认识到了,一种精神有没有生命力,能不能发挥作用,关键是看他是不是具有实践性。同样,对一种精神的弘扬,必须坚持实践性的价值取向。我们弘扬云南精神,就要向杨善洲同志那样,一生坚持实践的观点,牢固树立实践性的价值取向,以实际行动自觉践行云南精神,切实把云南精神贯穿到经济社会各个方面,落实到我们的工作学习生活的各个环节。

  3、坚持开拓性的价值取向。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杨善洲同志走在前列,时时处处自觉起好模范带头;干在前列,总是以实际行动亲力亲为作好示范引导。同样,杨善洲同志也始终思考在前列,坚持开拓创新,以时不待我的精神状态思考着保山的发展,规划着保山的建设,总是站在新的起点上寻求新突破。透过杨善洲同志的先进事迹和崇高品格,我们不难发现,在他身上涌现出来的勇于开拓,敢为人先,积极探索的价值追求。他身上体现出来的这种价值追求,集中体现在试、闯、干三个字上。他带领干部群众,结合实际办试验田、立足资源优势加快发展工业、全力抓好经济工作,是试、闯、干的具体写照。

  云南人生在高原,长在大山怀抱,向来涌有高原情怀,更具大山品质,登高望远使不少有志之士的云南人能够放眼世界,也涵养了云南人更多开拓创新品格。无疑,杨善洲同志就是杰出代表之一。在沧海桑田中,这种品格慢慢地内化为云南人的价值追求之一,也形成了云南精神的价值追求之一。我们弘扬和践行云南精神,就是要像杨善洲同志那样,树立开拓性的价值取向,在坚持解放思想、立足实际中,进行大胆的试、大胆的闯、大胆的干,要有敢为人先的勇气和胆识,全力推动云南经济社会跨越发展。

  4、坚持奉献性的价值取向。杨善洲同志一生吃苦耐劳、以苦为乐、为人民不懈奋斗。可以说,他的一生就是奋斗的一生,就是奉献的一生。奉献与奋斗是辩证统一的,有奋斗就必然要有奉献,能奉献方能自觉去奋斗。杨善洲同志自觉践行群众路线,一辈子为人民而奋斗;他淡泊名利、甘于清苦,牢固树立正确的世界观、权力观、事业观,充分体现了奉献人民的价值取向。在这种价值取向指引下,他把职位看得很淡、把党的事业看得很重;把个人利益看得很轻,把人民利益看得很重,始终坚守为人民而奋斗,为人民而奉献,保持了共产党人的蓬勃朝气、昂扬锐气、浩然正气。

  任何一种积极健康向上的精神,其价值取向总少不了具有奉献性这一根本属性。坚定、担当、务实,是云南精神的基本内涵,在这些内涵中,都需要有奉献精神来支撑,都需要我们确立奉献性的价值取向。弘扬和践行云南精神,要求我们必须向杨善洲同志学习,自觉把党和人民的事业看得高于一切,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已,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的“三严三实”要求,始终为党和人民的事业无私奉献,努力奋斗,更加自觉地做到正确用权、廉洁做官,努力做事。

  • 上一篇:
  • 下一篇: